当前位置:斗门视窗  -  新闻文章  -  斗门新闻

投入2亿元打造10个样板村 从市级到省级标准 斗门区“乡村振兴”开启3.0版本

4月2日

来源:珠海特区报

市级样板村新马墩村建设风貌。
  今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3月27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加快恢复生产生活秩序。此前,中央明确提出,决策部署的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都要抓好,确定的各项任务目标都要完成,“不能有缓一缓、等一等的思想。”

  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第一场硬仗,斗门区在去年全省现场会基础上,总结出人居环境整治方面的“斗门经验”。继去年完成13个市级样板村的建设目标后,近日,斗门区提出今年再打造10个“广东特色精品村”标准的样板村。从区级、市级样板,再升级到省级标准,斗门区“乡村振兴”开启3.0版本。

  疫情影响,百业待苏。恢复社会生产生活秩序的信心比黄金更重要,斗门区开辟“乡村振兴”建设新局面,传递出风雨无阻向前进的坚定决心。

  采写:本报记者 何进

  摄影:本报记者 曾遥

  “乡村振兴”再上台阶:

  10个样板村建设纳入斗门区2020年“十大民生实事”

  地处黄杨河畔的草朗村,是围海垦田形成的村落,俯瞰如一枚巨大的海螺,50米高的狮山就是螺壳的最高点。围绕狮山,村里房屋鳞次栉比、呈螺旋形分布,狭窄的村道也随之蜿蜒曲折。

  “村里地形北高南低,不平的地貌导致村容建设不规整。”草朗村村委委员蔡庆文说。

  3月17日,斗门区召开会议,根据《斗门区全域推进农村人居环境综合整治建设生态美丽宜居乡村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工作要求,宣布从下辖5个涉农镇中各选取两个村,投资2亿元打造“广东特色精品村”标准的样板村,草朗村就是其中之一。

  “这10个村分别是井岸镇的草朗村、黄金村,白蕉镇的新环村、月坑村,乾务镇的湾口村、网山村,斗门镇的斗门村、八甲村,莲洲镇的上栏村、下栏村。建设工作4月1日启动,施工工期为9个月,要求2020年底前基本完成建设。”斗门区农业农村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孝雄说。

  根据《三年行动计划》,各村按照2000万元/村的投资额进行建设,其中区级财政安排1500万元/村、镇级财政配套500万元/村,主要围绕雨污分流、三线整治、道路提升、环境及风貌打造、绿化提升等5大工作内容推进。

  目前,10个样板村建设已被纳入斗门区2020年“十大民生实事”,要求在今年年底前完成。

  斗门有118个涉农村居,这10个村为什么能入选?刘孝雄回复了筛选标准,“入选村居均符合区里定下的三大条件,即基层战斗力强、村居基础良好、区域特色鲜明。”

  三大条件之外,10个村又各有建设任务。

  其中,乾务镇湾口村是山水田园派,网山村是古村落,月坑村、八甲村是革命老区,新环村是水上村落;莲洲镇上、下栏两个村属于连片打造,与此相邻的莲江村、石龙村两个老牌样板村两翼扩展,形成集群连片开发;草朗村和黄金村属滨河风貌和工业园边村;斗门镇斗门村,赵宋皇族文化底蕴深厚,与第一批的南门村以及邻近的上洲、下洲村连片开发。

  所谓样板,既是先驱,亦带有实验性质。

  不难发现,10个村各有代表和发展侧重,类型多元、模板众多。

  “草朗村的情况在斗门城区很有代表性,周围工厂林立,村里租住的外来人口占比超过五成,资源条件和自然禀赋与此前斗门建设的13个市级样板村完全不同,可以说没有成熟的模板,也找不出可资借鉴的先例。”刘孝雄说。

  但这并不意味着,“乡村振兴”的脚步会在村口徘徊不前。

  推行“乡村振兴”战略,不仅是改变村容村貌,其核心是要解决乡村的发展难题,为村民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

  为此,斗门区以“乡村振兴”规划为引领,以问题为导向,实施具体方案。

  2000万元将给草朗村带来哪些变化?其实在蔡庆文的脑海中已有了清晰的施工蓝图。

  “群众呼声最高的是改善交通。首先,从村口牌坊到村尾的主干道——草朗一路将铺设沥青路,村民出行大大便利;其次,黄金围等3个新建小区的6米巷道实施硬底化和雨污分流工程后,长期困扰几百户村民的路面坑洼和道路积水问题将得到彻底解决;此前全村仅有一条进出道路,我们计划把村南面的一处山丘推平,建设草朗二路,增加一个通道,路基的建设需投入400万元,4月开始立项。”蔡庆文说。

  另外,商业和旅游开发也在规划之列。以前由于村市场和狮山公园规模小、建设落后,村里大量流动人口的休闲和消费被邻近的西浦市场瓜分,空有巨大人流却无法带动村民增收。

  “村里有条草朗涌,穿过南面的苗圃场后直通黄杨河,我们准备建设1000亩的绿化林带,与区里重点打造的超级网红公园——100万平方米的黄杨河湿地公园接壤,带动乡村旅游的人气。”蔡庆文兴奋地说。

  工业园边村发展旅游?这并不是“纸上谈兵”,而是梦想照进现实。

  “按照《三年行动计划》,每个村2000万元资金投入后,要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而不是打水漂。其实,10个村达到‘广东特色精品村’标准只是第一步,我们的目标是升级为‘粤港澳大湾区乡村休闲旅游目的地’。”刘孝雄说。

  他的话并非空穴来风。斗门旅游部门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斗门区实现接待游客922.1万人次,逼近千万大关,这个成绩符合斗门作为粤港澳大湾区休闲旅游目的地的定位。

  “斗门经验”值得借鉴:

  “乡村振兴”战略在广东有了珠海模板斗门经验

  3月11日,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通报表扬106个“全国村庄清洁行动先进县”,斗门区榜上有名,全省仅4个县(区)获此殊荣。

  当下,这个好消息,犹如一声春雷,令人振奋。

  新年伊始摘得“国字号”荣誉,是斗门区“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阶段性成果的一个明证。

  上述荣誉之外,斗门区还获评国家生态区、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示范区、中国最美乡村旅游目的地、中国最美休闲度假旅游名区、中国海鲈之乡、中国禾虫之乡、中国黄沙蚬之乡,入选全国县(市)域乡村建设规划示范、全国村庄清洁行动先进县和全国农村厕所革命九大典型范例。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近年来,斗门举全区之力开展“三清三拆三整治”,以农村生活污水、垃圾治理、厕所革命和风貌提升为主攻方向,全域推进,全面整治,全力实施。截至去年年底,累计投入20多亿元建设生态宜居美丽乡村,投入逾2亿元开展“三清三拆三整治”,118个涉农村居旧貌换新颜。

  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莲江村、中国十大最美乡村——南门村、中国美丽乡村百佳范例——石龙村、全国文明村镇——南澳村、省级文明村镇——红星村……一个个声播南粤的“网红村落”,既是斗门区近年来重点打造的13个市级样板村,也是斗门区推进“乡村振兴”的王牌。

  3月30日,疫情在斗门大地逐渐散去。

  仲春时节的南门村接霞庄,繁花拥簇,春风拂过,花香阵阵。庄内道路、房屋错落有致,护庄河流水潺潺,古榕参天,庄外大片莲花吐露芬芳。

  春雨淅淅沥沥中,拥有200余年历史的南门村一派烟雨朦胧。

  犹忆去年此时,艳阳高照。正值全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现场推进会在我市召开,斗门区莲洲镇莲江村和斗门镇南门村入选全省试点。与会代表来到南门,参观了解当地“乡村振兴”建设成果。

  南门村的古村美景,给代表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斗门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中,注重自然和古迹保护,成果丰硕。”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管委会主任黄伟平说。

  作为深圳的第11个区,深汕特别合作区目前有4镇1林场,大部分区域是农村。

  接霞庄内村居建筑和乡村风貌亲近自然,古迹保护修缮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斗门的人居环境整治经验弥足珍贵,为深汕特别合作区新农村建设树立了样板。这趟来,收获满满。‘乡村振兴’战略在广东有了珠海模板斗门经验,今后我们要‘远学浙江、近学珠海斗门’。”黄伟平说。

  作为一时之标,“斗门经验”在全省乃至全国得到推广后,学习效仿者纷至沓来。仅在去年,斗门区就接待了279批来自全国各地的观摩团前来取经。

  “不少兄弟县市领导来参观时感慨,想不到珠海作为经济特区还保留了乡村振兴的‘阵地’,印象中粤港澳大湾区是外贸型经济体,工业化‘巨人’扎堆立足的地方,没想到农村建设得这么温婉秀美,很有‘反差萌’。”刘孝雄说。

  “一开始,我们也是学习浙江。”刘孝雄坦言。

  随后,斗门区推进“乡村振兴”,趟出了不一样的路子,“我们践行‘两山论’的逻辑是:通过打造人居环境,筑巢引凤,把休闲旅游产业吸引进来,落地生根,最终实现产业兴旺、农民增收的主旨。”

  “据统计,去年通过土地流转、售卖土特产、打工、分红等形式,斗门农村的第三产业占到农民收入的4成左右。发展乡村休闲旅游在壮大集体经济的同时,农民收入也多元化,有了更多的‘源头活水’”刘孝雄说。

  从市级样板到省级标准:

  斗门开启“乡村振兴”3.0版本

  斗门区推进乡村振兴的《三年行动计划》,一年上一个台阶;从区级样板升级市级样板村,再到“广东特色精品村”标准,斗门“乡村振兴”开启了3.0版本,形成梯队建设的节奏。

  从市级样板升级到省级标准,这中间到底有哪些变化?

  “与建设好的13条市级样板村相比,在三线下地、雨污分流、道路建设三大指标基础上,今年增加了环境风貌打造和绿色提升两大指标。”刘孝雄说。

  相比往年,这次拨付的样板村建设经费有明显减少,项目会不会因此而“缩水”,或者出现“迷你版”来滥竽充数?

  “建设标准不仅并没有降低,反而提高了,建设难度也增加了。幸运的是,此前的13个市级样板村提供了宝贵经验。市级样板村付出了时间和资源成本,成功地为后续入选村居赢得了更好的发展空间。帮我们节省了投资、少走弯路。”刘孝雄说。

  具体到细节上,效果更明显。

  雨污分流方面,从以前的整村全面铺开调整为加强村内节点和公共区域建设,从大水漫灌到精准滴管,避免了大挖大建造成的资金浪费。

  道路提升方面,采用纳米聚合物新材料铺设村道,这种建筑新材料去年在市级样板村新马墩村试点成功,比沥青路面耐用三倍,而且无异味,受到村民欢迎。

  而增加的绿色提升项目,以“一村一绿景、一村一特色”的原则进行村内绿化造景。通过打造连片的花海长廊,通过连片植物种植打造乡村美丽景观,丰富农村旅游资源,瞄准的是未来乡村旅游市场。

  上述诸多变化,展示出斗门的“施政手腕”和政策的灵活性。

  “这些好的经验做法和细节上的把控,都是斗门经验的摸索和创新,最后每个村将自身建设经验汇集后,融合成‘斗门经验’的集大成者。”刘孝雄说。

  “乡村振兴”战略已在全国蓬勃铺开,未来中国的发展,必定伴随着产业链延伸和转移,其合理轨迹是由沿海推进到内陆。中西部省份在城市化进程中将不可避免地面临资金、土地、劳动力转移、农村产业发展、商业开发、农民增收等系列问题。

  以草朗村建设为例,它所属的工业园边村,存在商业开发、产业引进、出租户管理等诸多建设课题,放眼全国,亦有标本意义。

  “这个时候,就需要有成熟可靠的发展模型,而不再摸着石头过河。斗门区总结的建设经验,为全国贡献可行的发展路径,帮助兄弟省市区在‘乡村振兴’路上少走弯路。”刘孝雄说。

  • Q Q: 52339575
  • 微信: doumenqu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0 “斗门视窗”版权所有  |  ICP证:ICP备10024182号  |  技术支持:斗门视窗(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